基金经理变动“忙”不停! 一天8家公募旗下“舵手”易位、年内更有90人次离任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摘要

北京商报讯(记者刘宇阳李海媛)在年内市场波动持续的同时,基金“舵手”的变动在最近也较为频繁。公开资料显示,5月7日当天,就有易方达基金、中欧基金、博时基金等8家基金管理人宣布旗下部分基金经理人选发生变动,涉及十余人。若拉长期至年内来看,

北京商报讯(记者 刘宇阳 李海媛)在年内市场波动持续的同时,基金“舵手”的变动在最近也较为频繁。公开资料显示,5月7日当天,就有易方达基金、中欧基金、博时基金等8家基金管理人宣布旗下部分基金经理人选发生变动,涉及十余人。若拉长期至年内来看,截至5月8日,公募行业新聘基金经理共计169人次,同比降低24.22%;离任数目则为90人次,同比上涨12.5%。其中,还包含董承非、周应波、崔莹等知名“舵手”辞职后“奔私”。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私募基金相对公募基金而言在管理上拥有更强的灵活性,也更容易突出个人能力,因此会致使部分公募基金经理选择“奔私”。

基金经理任职“变动潮”再现。据证监会官方网站显示,仅5月7日一天,就有包含易方达基金、中欧基金、博时基金、鹏华基金、国泰基金、山西证券、财通资管、安信基金在内的8家基金管理人宣布旗下基金经理人选发生变动,涉及十余人。

在新聘基金经理方面,山西证券聘任缪佳为山西证券裕辰债券发起式、山西证券裕享增强债券型发起式的基金经理;中欧基金则聘任王培为中欧优势成长三个月定开混合型发起式的“舵手”;同时,国泰基金也新聘贺天元为国泰量化方案收益混合的“掌舵人”;而鹏华基金则因原“舵手”离任,新聘闫思倩、孙博斐为有关商品的新任基金经理。

其次,基金经理离任主如果出于个人缘由或工作调整缘由。比如,安信基金旗下基金经理肖芳芳因个人缘由离任;同时,鹏华基金原基金经理赵强因个人缘由离任,而祝松则因公司工作安排缘由离任。另外,博时基金旗下基金经理杨涛、李汉楠、牟星海也因岗位调动缘由离任、调任;财通资管鑫逸回报混合基金经理李杰也因公司内部工作调整缘由离任该岗位。

除此之外,在最近离任的基金经理中,也包含了易方达基金旗下曾管理近700亿元资金的“大将”——林森。通知内容显示,林森因个人缘由离任,去向尚未可知。

公开资料显示,林森曾任道富银行风险管理部风险管理经理、外汇利率买卖部利率买卖员,太平洋资产管理公司基金管理部基金经理;并自2015年4月加入易方达基金,先后任易方达瑞选灵活配置混合、易方达安心回报混合等多只商品的基金经理。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林森的管理规模高达692.3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除林森外,年内还有董承非、崔莹、周应波等多位曾掌管数百亿规模商品的明星基金经理相继辞职。整体来看,基金经理在辞职后的去向除跳槽至同行其他机构外,也多存在“奔私”现象。在财经评论员郭施亮看来,基金经理离任与市场环境原因有密切联系,同时,在营业额考核等多重重压原因下,也加强了基金经理的离任重压。

回顾此前,兴证全球基金原明星基金经理董承非因个人缘由在2022年1月离任,随后,董承非加入上海睿郡资产管理公司,任管理合伙人、首席研究官。同样在1月辞职的还有华安基金原明星基金经理崔莹。据中基协数据显示,崔莹也在4月加入上海勤辰私募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除此之外,今年3月,中欧基金原知名“舵手”周应波离任,离任后,周应波讯速创立上海运舟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任法定代表人兼大股东。

“在弱市环境下,对基金经理的资产配置考验也逐步加强,因此部分基金经理会选择跳槽至私募基金或‘奔私’创业,这是因为私募基金在管理上拥有更强的灵活性等原因,同时,私募基金也更容易突出个人能力,在个人营业额与收入相挂钩的状况下,更容易提高自我竞争优势”,郭施亮直言道。

事实上,前述基金经理的职位变迁只是年内公募核心人才“变动潮”的冰山一角。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5月8日,在目前数据可获得的162家基金管理人中,共有基金经理2964人,其中年内新聘基金经理为169人次,同比降低24.22%;离任基金经理为90人次,同比上涨12.5%。对比之下,2021年同期新聘基金经理的数目为223人次,离任基金经理则为80人次。

不难看出,年内新聘基金经理人次虽同比有所减少,但离任人次却小幅上涨。在华林证券资产管理事业部董事总经理贾志看来,基金经理的变更会干扰基金企业的投研团队建设,若投研团队相对稳定,基金商品的表现并不只只依靠基金经理的个人能力,这一冲击就会相对较小,反之,基金经理的变更或会对商品的表现产生较大的影响。除此之外,贾志还提到,基金经理流动是行业的正常现象,但在市场波动较大的状况下,这一变动会加强。

郭施亮也觉得,假如市场环境持续疲软,公募基金经理更迭不断这一现象或将持续,若市场环境向好,这一现象或有望得到改变。返回搜狐,查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