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乳第一股”继续难产,红星美羚抱怨:上市比唐僧取经还难!

  • “羊乳第一股”继续难产,红星美羚抱怨:上市比唐僧取经还难!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摘要

中国“羊乳第一股”继续难产。5月6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通报最新审议结果,顶着“羊乳第一股”光环的陕西红星美羚乳业股份公司IPO被否。红星美羚IPO案被列入创业板上市委2022年第24次审议,参会上市委委员为刘俏、刘莉、何勇、张涛和黄

中国“羊乳第一股”继续难产。

5月6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通报最新审议结果,顶着“羊乳第一股”光环的陕西红星美羚乳业股份公司IPO被否。

红星美羚IPO案被列入创业板上市委2022年第24次审议,参会上市委委员为刘俏、刘莉、何勇、张涛和黄迎淮,因为什么勇申请回避,根据有关程序更换为谢枫。依据安排,创业板上市委当天审议3家企业的IPO申请,另外两家顺利过审,只有红星美羚被审议为“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要求有哪些或信息披露需要”。

从审议会议结果通知看,上市委会议对红星美羚提出了4个问题,其中包含公司实控人协调提供商将1400万元转借商家,与对第一大顾客的销售收入大幅变动,及其商家资质被注销等。

红星美羚曾于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后于2019年申请创业板上市,伴随此次过堂失败,这家坐落于陕西富平的羊乳企业的上市之旅再一次被按下中止键。

据知食君知道,在获悉IPO闯关失败后,红星美羚发表长文表达对证监会的不满,并请求证监会、深交所重审。

红星美羚存在感不强

招股说明书显示,红星美羚创办于1998年十月,是国内最早的羊奶粉生产企业,2015年3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宝印,一同实控人为王宝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持股70.30%)、王惠茹(王宝印之配偶,持股4.55%)、王保安(王定印之弟,公司董事、采购部经理,持股0.28%)和王立君(王宝印之女,公司推广中心市场部负责人,持股4.67%),4人合计持有公司总股本的79.80%。

(图片说明:法定代表人、红星美羚董事长王宝印(右)个人持股比率为70.30%)

红星美羚主营业务是以羊乳粉为主的羊乳制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商品包含婴幼儿配方乳粉、儿童及成人乳粉等,具备丰富的羊乳制品加工经验,历经多年的进步已经建成了从奶源基地布局到现代化专业生产步骤,再到推广互联网体系的完整产业链条,现拥有“富羊羊”“德瑞兰帝”“羚恩贝贝”在内的 9 个婴幼儿配方羊乳粉配方注册证书,其中,“美羚”系列品牌在羊乳粉市场已经树立好的口碑,成为全国较有影响力的羊乳粉生产制造企业,拥有肯定的市场地位。

伴随国内产业界和买家对羊奶营养认知的提高,羊奶需要得到很大进步,羊奶的产业化和市场规模在近几年都出现了迅速进步。截止现在,伊利、蒙牛和飞鹤、澳优等国内乳企都在积极发力羊奶粉业务。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食品药品产业进步与监管研究中心发布《中国羊奶粉产业进步研究》显示,2008年全国羊奶粉市场销售额仅3亿元左右,到2015年突破50亿元,预计2020年能达到100亿元,市场扩容速度超越了同期的牛奶粉。

虽然这样,红星美羚的市场存在感并不强。

招股说明书显示,红星美羚近3年的营业收入为3.41亿元、3.63亿元和3.78亿元,归母净收益为4488.77万元、5509.15万元和5308.02万元。

另据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红星美羚在中国羊奶粉市场的占有率为3.8%,排行榜第四。排行榜第一的是澳优旗下的羊奶粉品牌佳贝艾特,市场占有率为29.9%。而据澳优发布的2021年报,佳贝艾特去年销售额为33.48亿元,近乎10倍于红星美羚。

红星美羚体量不大,却非常早就开始闯荡资本市场。

公开信息显示,红星美羚早在2013年就根据IPO上市条件规范管理运营,2015年8月挂牌新三板,3年后摘牌,但在此前的2017年9月,红星美羚开始同意IPO上市辅导,2019年6月向中国证监会递交创业板申请。1年后,创业板开启注册制,红星美羚IPO申请平移至深交所。深交所官方网站显示,红星美羚创业板注册制下的受理时间为2020年7月1日。同年9月,红星美羚因更新财务资料主动申请后暂停审核,12月恢复申报。

招股书显示,红星美羚本次IPO拟发行低于213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率高于25%,募筹资金超越3亿元,募资主要用于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奶山羊养殖园区和推广互联网等建设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

进军创业军比唐僧取经还难!

为了追求创业板上市企业的地位,为了追求这3亿多元的募资,依据红星美羚我们的统计,到IPO上会前共历程了2次现场检查、10余次问询回复、8次财务数据更新、6次收入专项审查、3次IT审计。

另据报道,红星美羚在此期间还历程过内部治理结构调整、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等波折。

2021年8月,红星美羚就因调整内部治理结构再度申请暂停审核,同月评估机构开元资产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从而致使红星美羚IPO暂停审核。9月,红星美羚的IPO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继续暂停审核直到12月。

对于IPO被否,创业板上市委审议会议指出了红星美羚存在的4个问题:1.2018年12月末,实控人协调提供商提供商等七人将1400万元转借商家等八人,商家将该款项用于向发行人采购。发行人未能对该事情进行充分准确披露并说明其合理性,有关内部控制规范未得到有效实行。2.2017年至2021年发行人对舍得生物销售金额分别为4,828.34万元、8,638.52万元、671.28万元、0万元和0万元,其中2017年和2018年舍得生物为发行人第一大顾客,创业板上市委关注发行人对舍得生物销售收入大幅度变动、且该商家于2020年注销是什么原因及商业合理性。3.2019年发行人向萌宝婴童销售大包粉毛利率显著高于报告期内其他顾客的商业合理性。4.发行人报告期研发收入比一直保持在3%的水平,2021年度为2.9%,创业板上市委关注研发成本的具体分配与有关进展。

有投行人士表示,发行人初次申报文件时未披露管理层居间协调提供商向商家借款状况,这涉及“体外循环”问题容易致使虚增收入;发行人对主要商家销售金额变动较大且存在第一大商家在报告期内注销的情形,前述事情一直是监管核查重点,但对于有关问题公司及中介机构一直没讲解了解因而致使被多轮问询。

截至2022年4月28日,创业板注册制待上会企业受理时间最早的便是红星美羚,即红星美羚是“排队”最久的企业。

可能由于等待得太久,红星美羚在获悉IPO策略被否后表现得十分愤怒,当即公开发表《红星美羚致各界朋友、媒体的公开信》,以表达对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审议结果的不满。

红星美羚在“公开信”中表示,公司已经连续9年同意财务及内控审计,持续规范运营。仅在会审核期间,公司历程了2次现场检查、10余次问询回复、8次财务数据更新、6次收入专项核查、3次IT审计。共计询证函件1万多份,访谈1000多人次,形成底稿500多卷,在会审核已经有6个完整的年度财务报告。

红星美羚控诉审核机构不否不决就现场检查的主要问题问了三年,“红星美羚一时像监狱一样!三年来,审核机构不否不决,一个问题问三年,三年问一个问题。”

红星美羚还表达了我们的不解:“本想着公司会享用贫困县上市政策,得到资本市场的支持,服务三农,为乡村振兴做出贡献。没想到涉农企业上市居然比唐僧取经还难!”

最后,红星美羚请求证监会、深交所:1、对红星美羚进行公开、公平、公正地审核;2、对审核中觉得的问题立案调查;3、对用两套标准、人为诋毁、‘神仙打架”、相互推透的方法蹂躏企业的问题进行调查。

就在本文截稿前,知食君从靠谱信源获得消息称,红星美羚董秘茹怡表示“公司决定申请复审”。

(图片出处: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