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业更比创业难——给创业者的话

  • A+
所属分类:投资项目

  人人都说创业难,但是真正把事业做起来了才发现,守业更比创业难!电视剧《大汉天子》的主题曲也正是这么一首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呢?

  汉武帝刘彻,历史上比较有作为的一个皇帝。记得他还不是皇帝的时候他的父皇就非常喜欢他,认定了了他就是未来皇位的继承人。子承父业天经地义,可是谁能想到还有人居心叵测,伺机而动,准备另立新君。她就是皇帝的母亲——窦太后。哀钟奏响,皇帝溘然长逝。

  刘家跟窦家从此展开了争夺皇位的拉锯战。这是人生的一场豪赌,压的是大汉的江山,赌的是刘家跟窦家的兴衰荣辱。

  历史是残酷的,而命运之神常常是同情弱者的,邪恶是不能战胜正义的。纵观历史我们知道末了是刘彻胜了。只是胜的太侥幸了。窦太后曾经说:“我恨啊,恨我怎么没生个男儿身”这是她在末了失败的时候说的话。窦太后想做第二个吕后,可是她有点顾忌,没做的那么张扬,她毕竟还是个女性,尽管她那么强。

  用窦家那些怕死的大司马pk刘家的几个初生牛犊,窦家岂有不败之理。在气势上就输了一筹。也是刘家命不该绝,有东方朔反倒相戈,让太后一步一步走向失败的边缘。

  在夺回皇位的过程中刘家人员并没有损耗,只是让郭德仁做了太监。可是在后来刘彻的几个结义兄弟,竟一个一个死了。

  记得他们结义时曰:“不能同年同约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虽然我知道这是一句义气之语,但我的心一阵揪痛,他是皇帝,他们只是他的臣子。他们有各自的位置有各自的命运。他们注定是要用牺牲来保护他的。事实正如所料。李凌、灌夫远征漠北,李凌被擒,灌夫独自逃回被斩首。

  时局不定人人伺机夺位,真是内有内忧,外有外患。他的几个兄弟用生命换来了大汉的暂时安宁。在这暂时的安宁里,刘彻用推恩令解决了内忧,卫青,季安世搞定了匈奴。

  可是他的太子死了,李凌的儿子李汉死了,季安世的儿子禽虎死了,子夫死了……原来国家使用白骨堆起来的。

  不管是对于动乱的历史,还是和平发展的当今社会,在很多事情上面,我们都不难悟出这个道理,守业更比创业难,守业要比创业有更多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