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花的三条下滑曲线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短短一年时间,“95花”的舆论焦点就换人了。赵露思、周也、张婧仪被频频提及,年龄相近的“00后”存、张子枫、文淇也被加入这一轮小小花评比。

很明显了,娱乐圈的迭代速度超乎往年。“90花” 迪丽热巴、杨紫、周冬雨才刚站稳脚跟,“95花”已经在疯狂内卷。当下此起彼伏的讨论声中,人们已然遗忘了“95花”的旧人们——关晓彤、张雪迎、宋祖儿、沈月、迪、……前两年她们还势头正猛、一度曾和“90花”相提并论,如今却已经明显掉队。

掉队的“95花们”危机四伏。她们不仅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没戏可演”的尴尬期,而且商务资源也正在慢慢流失,背后还有一堆暗潮涌动的竞争者:

比如爱豆转型的程潇、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虞书欣(演员转爱豆转演员)等话题演员,以及被业界看好的、王楚然、夏梦等资优候补选手。

红颜未老恩先断,掉队的“95花们”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走出了一条高开低走的伤心曲线?

罪魁祸首是家庭作坊

要论什么是限制“95花”发展的首罪,那必然是家庭作坊。

尤其童星出身的明星,大多选择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由家人们担任公司要职、甚至是经纪人,俗称“家庭作坊”,时常被粉丝撕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张雪迎、关晓彤都是典型的家庭作坊。前段时间,张雪迎的经纪人,也就是她亲姐姐张雪咪被粉丝撕上热搜。张雪咪公开在粉丝群以工作室的官号怼粉丝,被怼的站姐、大粉、后援会会长都公开发长文脱粉回踩。这场张雪咪大型赶粉事件,最终以张雪迎一篇“和事佬”诉苦长文不完美的阶段收尾。

关晓彤与父母关少曾、都有合伙公司,皆与工作室联系密切。关晓彤事业粉对“家庭作坊”也积怨已久,走红毯白色纱裙配黑色打底裤的雷点,一直被粉丝拿出来反复鞭笞工作室。更让粉丝糟心的是资源降级:2018年的时候,赵露思还在《凤囚凰》中给关晓彤作配,而现在新剧《胡同》中,关晓彤却只能给赵露思作配了。

幸好关晓彤以较高的国民度保住了商务资源,但张雪迎就没那么幸运了。

前段时间,张雪迎刚掉了Dior大使的资源,现在只剩下几个没有名分的推广。2018年《狗十三》上映时,张雪迎被冠以演技派小花的头衔,博得了业内外一圈路人好感,尔后拿下大IP《泡沫之夏》《白发》《热血少年》等女主戏,在一众小花中刷足了存在感。

但整个2020年,张雪迎如同销声匿迹一般,没有一部作品播出或上映。今年好不容易上映一部作品,还是积压了6年、粗制滥造的电影《追球》,院线三日游便没了排片。翻开张雪迎的待播剧,只有三部主演戏和两部电影,存货并不算多。这意味着,她可能真的没什么戏演了。

吃瓜群众默认张雪迎星途的转折点是“胡辣汤事件”——张雪迎跟杨紫当时男友秦俊杰同喝一碗胡辣汤,被指小三。而更让硬糖君惊讶的是,到现在搜张雪迎,一出来关联的百度词条和微博词条还都是“胡辣汤”。一个黑词条居然能挂三年,连秀粉都知道天天帮哥哥刷好词条冲走黑词条,不懂张雪迎的工作室为什么不处理一下。

再看这些年张雪迎的营销,可谓“三无人员”:人设定位无、有效热搜无、热点话题无。前几天,在明知“乃万确诊肠胃炎”这类小题大做的明星热搜频繁翻车后,张雪迎方面还是买了一条“长麦粒肿”的热搜,进一步败光张雪迎本就不多的路人缘。

演艺事业规划也让人摸不清头脑。明明最初被寄予演技派小花的希望,张雪迎却没再接一部展现演技的作品。除了甜宠青春剧,电影只接了一部被反复翻拍、不断翻车的八月长安IP《暗恋橘生淮南》。去年,幡然醒悟的张雪迎终于通过上《演员请就位2》飙演技博得了歌青睐,拿下了《我的少年时代》女一号角色。

其实,从2018年张雪迎和杨紫因“胡辣汤事件”粉丝互掐,舆论一边倒地支持杨紫,便可一览家庭作坊和大公司的区别。同样是童星出身的杨紫,2015年的时候,及时止损结束了家庭作坊,签约了,如今已然立住了偶像剧里的实力派人设。

公司定位失准

当然,签公司虽然比家庭作坊靠谱,但也有定位失准的风险。沈月、李兰迪便是典型的公司定位失准,本人又是对公司安排角色照单全收的“乖乖女”。杨紫对欢瑞的戏还会挑一挑,比如出演《沉香如屑》,还会发声明说清楚是迫不得已的“救急”,相当于撇清了后续与作品质量好坏的关系。

陈国富工夫影业旗下专门做剧的工夫真言,旗下签约有名气的艺人只有沈月。沈月这两年,成也台湾资源,败也台湾资源。2017年,沈月靠青春小甜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意外走红,紧接着2018年又拿下柴智屏导演的大陆版《流星花园》杉菜一角,两部话题剧就此奠定了沈月小花地位。

可这之后,沈月却仿佛一直在接“奶”台湾男演员的一些质量堪忧的偶像剧——与年龄大她20岁的言承旭组cp演小甜剧《我好喜欢你》;接着又在《我亲爱的“小洁癖”》里,和大了近10岁的刘以豪演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俗套故事。两部剧的口碑都崩得一塌糊涂,糊到甚至没什么讨论度,被嘲的价值都没有。

陈国富倒是有意提拔沈月往大银幕发展,在《侍神令》里给了沈月不少戏份,却被观众无情吐槽加戏咖,更不招人待见了。

最近沈月爆出恋情,公司也不做任何回应。工夫是典型的营销技巧为零的公司,连自己的电影都不怎么宣得明白,更不用说给沈月做做公关,扭转舆论了。

签约唐人的李兰迪更是生不逢时。唐人已过了最辉煌的时代,当年靠古偶戏捧红刘诗诗、胡歌的光景再难复制,如今更连娜扎都跑路到和颂了。

而且李兰迪婴儿肥的圆脸形象与清瘦的古偶女主定位,完全是错位的。李兰迪真正在娱乐圈拥有姓名,靠的是其他公司制作的一部青春剧《你好,旧时光》。有了热度后,唐人便安排李兰迪演了一部打着《步步惊心》噱头的古偶戏《梦回》,却遭遇了史诗级口碑翻车。

观众接受不了从刘诗诗到李兰迪的形象落差,吐槽李兰迪为“清宫史上最胖女主”,调侃其像一只的大企鹅。然而即使如此不贴合形象,李兰迪竟然还接了另一部古偶戏《苏记》。

对比今年迅速上位的95花。周也凭借《少年的你》里坏女孩“”、《山河令》里泼辣直爽的“顾湘”两个角色获得成功,公司便迅速围绕“美人”的人设造热搜、铺通稿,精准到位。

张婧仪虽然营销稍少,但接戏的路子贴合本人、出圈效果事半功倍。从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的“安然”到电影《我要我们在一起》的“凌一尧”,都是清一色略带钝感的邻家女神,角色和本人极为贴脸。

硬糖君不得不感叹一句,最懂小花的果然是大花,周也公司和颂的老板,张婧仪公司东申老板周迅,一定功不可没。

人随公司沉浮

背靠大树好乘凉,但也会有不测风云。宋祖儿背靠的喜天,变故就出现在2019年。

2019年,喜天的顶梁柱吴秀波出事。喜天对外宣称因此损失至少10亿,上市计划也无限期搁置。持有喜天股份的吴秀波,在2021年已全面退出了。喜天在波、蒋劲夫等男艺人集体翻车后,女艺人张歆艺、张天爱发展也不如从前。

2019年以前,宋祖儿还有《九州缥缈录》这样优质的女主戏资源。2019年以后,她出作品的节奏突然放慢了很多。2020年初疫情期间上了一部和搭档的《上古密约》,扑得悄无声息,至今也再没作品播出。

虽然沉寂了一年多,但从目前来看,宋祖儿的星途已经出现转机。去年,宋祖儿击败一众“95花”拿下正午剧《乔家的儿女》。今年一度盛传要拿下正午另一部大IP剧《欢乐颂》,成为“新五美”。眼下又上了腾讯视频的恋综《心动的信号4》,迅速就安排了金句人设的热搜营销。

看来,逐渐缓过来的喜天,正在抓住宋祖儿这棵救命稻草猛发力。

但星女郎林允就没这么幸运了。

周星驰和的对赌失败后,双方陷入了罗生门的股权债务纠纷中。现在诉周星驰赔偿8.4亿元,周星驰又反诉追讨1.8亿。去年硬糖君就讨论过周星驰债务出现问题(星爷、华谊卖豪宅,华策找张若昀赔1.4亿……“穷疯”了的影视圈),他甚至向银行抵押掉自己价值11亿的普乐道豪宅。

星女郎林允、徐娇都签在周星驰的星辉公司,旗下几乎全是一众老牌香港配角艺人。虽然林允经常在各大综艺里提周星驰,前两天还卡点给周星驰庆生,周星驰也待林允不薄,他的戏都给林允安排角色。但毕竟廉颇老矣、不复当年,不是所有老导演都是谋。焦急的资方无时无刻不再催着星爷赶紧拍《美人鱼2》,他却始终没有重操旧业的行动。

星女郎明显都处于放养状态,继徐娇几乎就是个网红了之后,林允也越来越趋近于网红的人设。此前徐娇查出患有肿瘤,手术之后心思明显不在演戏上,甚至浪着浪着去国外念了导演系。

但说是放养,可在电影频道星辰大海32名推荐演员名单里,竟然还有徐娇。推荐人是跟星爷合作密切的香港导演陈嘉上,而周星驰本人则推荐了林允。看来,星爷还是惦记着俩星女郎的。

无论怎么说,公司都比家庭作坊靠谱。说到这里,硬糖君不得不提一嘴,被家庭作坊坑惨了的90花陈都灵。她曾经是酷似奶茶妹妹的南航校花,处女作便演了苏有朋导演的《左耳》女主戏。但此后资源一路下滑,到现在如同一个娱乐圈小透明,上影节各种小花周也、张婧仪、刘浩存争奇斗艳时,甚至没有人讨论她的红毯照。

她母亲缨为给女儿提供更好资源,在中韩合作蜜月期2016年绑定了所谓的韩国制片人金世镐,开了合伙公司灵芮娱乐,还签了不少小艺人。金世镐请来韩国导演金振成拍了《双生》,结果就面临限韩令。这位制片人尔后便与陈都灵母女陷入合同纠纷,母亲林红缨退股,陈都灵将金世镐为法人的灵芮告上法庭讨要504万薪酬,金世镐拒不执行、变成老赖。

惨还是家庭作坊惨,希望掉队的95花们早日找到好归宿。宁被资本家剥削,不被自家人浪费。青春、灵气、卡位窗口,都耽搁不起啊。